图
图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美国只有暴力】

乔姆斯基谈人类能源变革:美国只有暴力

http://www.71lady.com    2010-08-31 10:3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嫣然

[导读] 核心提示:当代认知科学之父乔姆斯基是二十世纪影响美国的一位重要人物,他对整个世界的认识有着振聋发聩的见解,他指出人类面临严峻的能源危机,如果不激进,就会给后代留下深重的灾难。对于国际政治,他认为美国并没有从战争中吸取教训,美国依然坚持顺我

    核心提示:“当代认知科学之父”乔姆斯基是二十世纪影响美国的一位重要人物,他对整个世界的认识有着振聋发聩的见解,他指出人类面临严峻的能源危机,如果不激进,就会给后代留下深重的灾难。对于国际政治,他认为美国并没有从战争中吸取教训,美国依然坚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暴力标准,当然,在多极化深入发展的世界,这未必奏效。

    凤凰卫视播出《风云对话》,以下为文字实录:

    阮次山:在过去11年多的节目里面,《风云对话》这个节目经常带您到全球各地去访谈各国的元首或者是政坛重量级的人物,我们今天呢,从今天开始呢,在这个节目里面注入一个新的单元跟气氛,那就是我们将为各位呢,访问各国的思想界、科学界,还有各行各界的大师级的人物,让这些大师级的人物呢,为我们开拓另外一个境界,就是在思想、在哲学、在各种科学界的领域看这些大师如何引导、如何影响这个世界。那么今天,我们这个单元第一位我们要采访到的就是美国的一个非常着名,在二十世纪影响美国非常重要的一个人物,诺姆·乔姆斯基,那么大家很多人都知道,诺姆·乔姆斯基他这个名字可以说是如雷贯耳不说,他对美国在二十世纪的影响,有类似于美国在十八世纪的爱默生,或者是在全球十九世纪的着名的哲学家罗素,还有着名的科学家爱因斯坦那样,对人类有重大的影响。那么我们今天要请他来,从高度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在过去一百年,因为他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历经了二十世纪大部分的进程,那么从他的角度来看,到底人类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美国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美国的成就在哪里,那么我们细细听他道来。



    解说:已81岁高龄、被誉为“当代认知科学之父”的诺姆·乔姆斯基教授,于本月早时飞赴台湾和北京进行了学术访问,并分别接受了台湾“国立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授予的名誉博士学位。由此,乔姆斯基成为继上世纪初期大哲人罗素和杜威之后,来华人地区讲学的最重要的西方哲学家。

    乔姆斯基谈人类能源变革:不激进就会导致灾难

    阮次山:乔姆斯基教授,您是一位杰出的学者,也是一位备受尊重的人类长者,当您回首20世纪的生活,以及迈入21世纪后的经历时,您认为人类在过去的50年中取得的最高成就是什么?

    乔姆斯基:在过去的50年中,全世界都经历了许多翻天覆地的积极变化。在中国,就有成千上万的人摆脱了贫困,迅速发展了经济,并克服了许多难题。虽然一些经费问题还有待解决,但变化的确是众人皆知的。这种情况同样也发生在印度等一些其他东亚国家。举例来说,韩国的经济在50年代几乎与一个非洲贫困国家的境况相似,但如今却成为了制造业的世界巨头,经济发展极为成功。

    西方世界也一样。西方国家也更加趋于文明。就拿欧洲来说,数百年来,欧洲都是世界上最野蛮的地方。欧洲人最为渴望的就是互相残杀。这也是欧洲能通过这种野蛮文化的形成来征服世界的原因。但自1945年以后,这一局势被扭转了。这不是因为欧洲人的基因产生了变异,而是因为他们意识到如果大屠杀再继续下去,世界将因他们而毁灭。因此他们才开始追求和平、和解。虽然过程还不完美,但是国家的边境概念不再如此清晰,国家制度不再如此严格苛刻,欧洲人可以在欧洲大陆上自由行动,对待人权与女权的态度也有了很大改观。美国的情况也很相似。但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这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面临如此严肃的问题,它关乎到人类的生存与毁灭。我们同时面临的威胁有两个,一是自1945年起就威胁着我们的核战争问题,有几次都濒临爆发,虽然我们奇迹般地逃过一劫,但威胁却仍然存在并且不断加剧。我们虽然明知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但却仍然坐视不理。第二个威胁就是自然灾害,连最为悲观的国际科学学派所达成的共识也有可能低估了它的影响。如果我们不尽快采取一些例如彻底取代矿物燃料这样的激进做法的话,我们将为后代制造出巨大的,甚至是致命的灾难。这也是人类史上面临的新难题。

    解说:1928年12月7日,乔姆斯基出生在美国费城的一个犹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都是热心复兴犹太文化的活跃分子。1938年,二战的枪声尚未打响,此时10岁的乔姆斯基就在校报中撰文指出:已经看到纳粹军国主义的野心,要警惕其向欧洲大陆扩散的危险。

    乔姆斯基在他的幼年时代就曾接触到许多思想左倾的流亡知识分子和政治异见分子,他从这些人身上学到了丰富的社会政治理论。

    乔姆斯基:巴以问题仍没有得到解决的主要原因,在于美国的阻止。

    阮次山:您是犹太人,我曾去过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十次,而我对巴以和平几乎已不抱任何希望。那么您对此又有何看法?

    乔姆斯基:世界上有许多冲突都可以找到甚至想象出一个解决的方法。而巴以冲突的解决方案恰好是最容易想象,也最容易描述的。解决的办法非常简单。 35年前,几乎所有国家都达成一致,巴以冲突的短期和解问题应当是有一条国际社会与两国公认的国际边界线,其中只需要有些细微调整,因为毕竟这是一条停火线。直到20世纪70年代,美国还在支持这一政策,但如今的美国却不同。35年来,美国一直在试图阻止这一方案的实施。在1976年和1980年,美国为此分别否决了两次安理会决议,如今,所有国家都赞成这一和解方案,阿拉伯国家联盟的提议与此近乎一致。这其中包括有伊朗在内的伊斯兰国家组织,欧洲,拉丁美洲,也许还包括中国等所有国家的立场。虽然这一方案并不完美,甚至不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但却是一个合理的短期方案。我们面前就摆着解决的方案,这需要美国停止支持以色列对这一议案的否定。但美国却在外交、军事、经济等各方面都支持着以色列。美国应当与全世界站在一起,也许这很困难,但却并不复杂。然而在全世界面临的首要问题中,这个是最容易找到解决方案的,但巴以问题仍没有得到解决的主要原因,在于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在阻止该问题的解决。


    从美以“惩罚”巴民选政府看西方国家对待自由选举权的态度

    阮次山:如今巴勒斯坦的内部分裂使事态更为复杂。哈马斯与法塔赫之间的冲突使得巴勒斯坦无法达成统一战线。

    乔姆斯基:的确是这样,这是巴勒斯坦的问题,但是巴勒斯坦人有选举权,这也是阿拉伯世界中唯一能自由选举的国家,所以我们不可小视巴勒斯坦。 2006年1月,哈马斯取得政权,于是美国、以色列和欧洲立即采取行动,惩罚巴勒斯坦人投下错误的选票。这也让你能更清楚地看到西方国家对待自由选举权的态度。这是阿拉伯世界的第一次自由选举,只因为我们不喜欢选举的结果,所以我们就对那里的人民进行惩罚,让他们知道最好不要在自由选举中投下错误的一票。一年后,美国、以色列、以及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试图在加沙进行军事政变,推翻政府。但哈马斯却有所防范,于是自此以后,加沙地区的暴力事件数量就在逐步上升。这直接导致了法塔赫与哈马斯之间的冲突,双方需要和解,这是它们仍待解决的问题。但是在残酷打击之下,加沙地区被由美国支持的以色列完全封锁成为一座监狱,随后,约旦河西岸又被分割成无法生存的数个区域,在这种情况下,双方根本无法达成共识。但如果放宽这些条件的话,双方将有可能和解吗?这不是我能决定的问题,但这是一个选择,而它们应该得到选择的机会。

上一篇:贪官的荒唐借口
下一篇:拿伊春空难做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