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
图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女子网恋被骗69万后】

女子网恋被骗69万 将骗子狂殴致死!

http://www.71lady.com    2010-10-08 20:57    来源:互联网    编辑:鹏鹏

[导读] 离异女突陷情网,但没想到这个社交能量巨大,又勤劳体贴的完美男人竟是个骗子!为要回被骗的69万元巨款,失去理智的女子和准女婿、侄儿、外甥一起,把骗子拘禁在家中,狂殴14小时,最终致骗子死亡。9月30日,记者从郑州市中级法院了解到,法院认定袁女士等4

    离异女突陷情网,但没想到这个“社交能量”巨大,又勤劳体贴的“完美男人”竟是个骗子!为要回被骗的69万元巨款,失去理智的女子和准女婿、侄儿、外甥一起,把骗子拘禁在家中,狂殴14小时,最终致骗子死亡。9月30日,记者从郑州市中级法院了解到,法院认定袁女士等4名被告人构成故意伤害罪,一审分别判处其有期徒刑13年、11年、6年、3年。

    定情

    离异的她恋上“神通”的他

    袁女士1962年生于荥阳,1984年大学本科毕业后,进入郑州市的中铝河南分公司氧化铝厂工作。两年后,她与一同事结婚。但女儿出生后,因夫妻矛盾离婚。2005年,袁女士认识被害人任报童(化名)。

    任自称离异,是省电业局的一名公务员,自己又另经营家电生意。任最初让袁帮助其介绍对象。随后,任和袁女士陷入情感漩涡,二人随后开始了同居生活。

    2006年5月,任报童告诉袁女士,中铝集团办公室主任给他透露,近期公司要招一批新员工,其手上有招工指标,一个指标要七万到十万元的公关费用。袁立刻把这一消息告诉亲朋好友,大家纷纷上门……三个月里,就有21个亲友送来100多万元。



    2008年春节,眼看承诺亲友进集团时间已过,袁女士整天接到亲友们催问电话,但任报童解释说人事部门在审批过程中出现问题,并保证在五一前可上班。但五一很快过去了,仍没有眉目,几乎所有人都要求退款,袁女士感到异常尴尬。

    迷情

    亲友巨款交付他帮找工作

    2009年7月初,袁女士女儿的男友白介(化名)从美术学院硕士毕业后,暂时在美术学校教书,听说准岳父很“神通”,希望准岳父将自己弄到大学教书。任报童说:“我认识一个大学副校长,那个副校长让给10万打点费用。”次日,白便送来10万元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上次没办成工作的亲友们,这次听说电业局正招人,立刻想到任报童。亲友们又纷纷回头找任报童帮忙。上次没有完全退给亲友的钱加上白介的10万元,袁女士一共交给任报童69万元,且没写任何收据。

    2009年9月上旬,白介从任报童手里接到了某大学的教师录用通知书,上面写着2009年12月去报到。白介仔细阅读通知书后,发现了很多问题:通知书中不但出现错别字,甚至连行文格式也不对。白介给在大学任教的师兄打电话询问。师兄说教师的录用都要面试、试讲、最后签就业协议书,根本就没听说过“教师录用通知书”一说。白介知道自己受骗了。


    惊情

    多方打探查出他原是修理工

    于是,白介和女友拉着袁女士去省电业局查询任的底细,结果是“查无此人”。他们又找到调查公司请人对任报童进行调查,没想到结果更令一家人心如刀绞:原来任报童既没离婚,也不是电业局的公务员,其实只是一个街上普通家电修理工!此前,任因诈骗还被法院处理过。而先前任帮袁女士女儿办的驾照,后来也被证实是假的。

    全家经过商议后,袁女士决定先控制住任,迫使他退款或写下收据。袁女士担心人手不够,又让前夫哥哥的儿子吴某某和正上高中二年级的外甥杨某来帮忙。

    伤情她和家人“会审”时致他死亡

    2009年10月1日一大早,任报童来到袁女士家,大家吃完饭坐在沙发上看起电视。白介将摄像机悄悄打开放在窗台上,并打开录音笔,质问任:“你是不是收了我10万块钱办工作?要是办不成,你把10万块钱还给我。”没想到任报童仍一脸真诚:“不是说过阵子就去报到吗?”“你就别演戏了,通知书根本就是假的!”白介说着把假通知书狠狠摔到他脸上。

    见事情败露,任报童起身:“我马上去找他们问个清楚!”几个男孩当即上去把任报童死死按在沙发上,袁女士火冒三丈,冲上前便打。

    白介等人也拿起抖空竹的小铁棒,劈头盖脸打来。任报童马上掏出一张存有两万元的银行卡。白介让任报童给他打了一张10万元的借条,任报童乖乖写了;而当袁女士要任报童为诈骗其他亲友的那几十万打借条时,任报童却死活不干。愤怒的袁女士拿起一瓶纯净水砸向任,吴某某也上前狠踢……任只得写下59万元的借条,并坦白:“我给白介办的录取通知书和驾驶证都是假的,公章也是找人刻的。”

    袁女士要任马上还钱。任说:“钱在我荥阳的家里,有一张33万元的银行卡。那个房里没人住,你们去拿吧。”

    袁女士让杨某和吴某某在家看住任,她和女儿、准女婿3人开车到任的住所拿钱。此时已是晚上8点多,3人在楼下见屋里灯亮着,有女人和孩子的身影,没敢进去。开车回家后,继续逼问。当袁女士听说任还跟马某、赵某、王某等5个女人同居过,气愤地拿起一把链子锁,朝任拼命打去……其他几个人也都加入了群殴。



    到2日凌晨时分,任说话开始变得前言不搭后语,十几分钟后,白介发现任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呼吸困难,几个人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遂拨打120,并给任做人工呼吸……然而等120将任送到医院时其已经死亡。

    悲情本是受害者的她和家人获刑

    当天袁女士、吴某某、白介被郑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随后被逮捕,高二学生杨某也于2009年11月4日被逮捕。

    今年5月6日,郑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母亲和未婚夫双双入狱,这残酷的现实让袁的女儿几乎痛不欲生。被骗钱款尚未退还的亲朋纷纷上门闹着还钱,袁的女儿只好拿出母亲多年的积蓄还钱。

    法院认为,被害人任报童以安排工作为名,骗人钱财,数额非常巨大,已涉嫌犯罪,因此对4名被告人从轻处罚。法院遂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袁女士有期徒刑13年,判处吴某某有期徒刑11年,判处白介有期徒刑6年。因被告人杨某系刚满18岁的在校高中学生,根据刑罚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理念,法院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上一篇:GDP与幸福感
下一篇:12岁男孩毒杀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