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
图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学生成宅男宅女】

中国大学生正被培养成不务正业宅男宅女

http://www.71lady.com    2010-10-18 14:1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嫣然

[导读] 国内大学生若是与发达国家一流大学的学生相比,日子简直是世上少有的好过家庭、社会、大学,都给予了学生太多的溺护! 溺护的结果是什么?每天和学生打交道的钱旭红观察学生越仔细,越替他们的未来感到担心:过去,我们总担心大学培养出一批不谙世事的书呆子

    国内大学生若是与发达国家一流大学的学生相比,日子简直是“世上少有的好过”——家庭、社会、大学,都给予了学生太多的溺护!

    溺护的结果是什么?每天和学生打交道的钱旭红观察学生越仔细,越替他们的未来感到担心:“过去,我们总担心大学培养出一批不谙世事的书呆子,而现在更担心的是,家长和学校正在合力培养一批不务正业的宅男宅女。”

    一所名牌大学最近要处理100名作弊的学生!根据违纪情况,这些学生都必须立即开除或者退学。但是学校开会讨论了一次又一次,最终决定,这100名学生要分10批“悄悄”处理,每批开除10个。

    “悄悄”处理的原因很简单——每当学校要处理学生时,学生的七大姑八大姨常常会一起跑到学校,哭的哭,闹的闹,甚至还有躺在地上的、跪着求情的。而待处理的学生,反倒木木地站在一边,没有反应。闹腾上好几个月,通常会惊动教育主管部门。

    同样作为一校之长,身为“973”首席科学家的华东理工大学校长钱旭红教授,对这样的“悲壮”场面太熟悉不过了。



    对自己的生活都没有乐趣,“宅男宅女”怎会有努力追求和创造美好未来的动力。

    刚刚过去的暑假,酷热难耐,沪上多所高校BBS上,学生们都在激烈地讨论学校是否该为学生宿舍装空调。伴随天气转凉,这场大争论无疾而终,但“酷热”恰是很多留校学生对这个暑假的印象。

    就在暑假期间的一天,钱旭红跑到学生宿舍去窜门。让他吃惊的是,35度的大热天,有一个学生宿舍里,4个同学床位上,只有一位同学换了凉席,其他三个同学都还铺着棉絮“战”高温!

    这一现象,在学生寝室里并不是个案。钱旭红问学生:“大热天为啥不睡凉席?”这三名学生既不是家庭贫困,也不是课业太忙,他们老实地回答校长:“懒得换。”还有一名学生振振有辞道:“再过不久,天气就会凉下来,到时候又得换回棉絮,很麻烦,还不如现在坚持一下算了。”

    “连生活都没有兴趣或者无法料理好的学生,你很难想象他们会有努力追求和创造美好未来的动力。”钱旭红不免一声叹息。他不禁联想到了另一桩事情:就在今年开学前,学校组织军训,结果接到不少家长的投诉电话。“这么热的天,为什么要让孩子军训,就不能挑个风和日丽、气温适中的好时间再军训吗?”

    老师们很不解:学校已经尽了最大努力避免意外伤害事故发生,甚至还和军训教官私下沟通过,让他们对学生不要太狠,难道只是通过一种形式让学生感受一下艰苦的军训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得不到家长的支持吗?一位老师不由地抛出一句气话:“学生未来要是遇到什么突发情况,难道家长也要祈求突发情况挑个风和日丽、孩子心情好的时候才发生吗?”

    事实上,来自学生寝室的状况表明,孩子们的耐热能力远超过家长的预期,而家长们真正低估的,或许是这些孩子“宅”的水平:有的男生把所有能挤出的时间都用来打游戏,一些女生则抱着电脑通宵达旦,把计算机当成了影碟机;而更多的学生热衷于在网上提问、在网上交流、在网上找吃的喝的,遇到各种事情更要在网上找攻略……

    生活懈怠不过只是撕开了大学生懒散状态的一角,但学生们丝毫不认为这样的“宅”有问题。在他们的学习生活中,同样表现出一种“宅”的思路。

    但凡遇到一点困难,学生们习惯于“求包办”,而家长、学校、社会、政府部门竟都会一同附和。这样的孩子,要长点出息也难。



    万事求包办,正是学生们在学习上求“宅”的一种表现。

    在和学校教师座谈时,有位教授向钱旭红汇报来自教学一线的情况:按照研究生的培养目标,学生必须进行有创新性的研究,但真正到了研究生开题时,总有很多学生想不到要做什么。于是,有位老师就和一名在选题上有困难的学生讨论,帮助他确定一个研究方向。结果该生又问老师:“方向确定了,接下来该怎么做?”老师哭笑不得:“如果我知道怎么做,做出结果了,还有什么创新的可能呢?还有什么必要让你做?”不料,这位老师马上遭到了学生更雷人的反问:“你都不知道,叫我怎么做?”

    每次和学生谈心,钱旭红发现,对大学学习缺乏兴趣的学生,往往有一个共同点:这些孩子在进入大学前,一般都是由家长包办了一切的生活事务。从小到大,无论是家长还是中小学的老师,对他们的要求只是“学习好”。

    “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功利化,最终导致的结果是,学生的幸福没有了。他们不单单没有时间玩,无法感受到学习给人带来的幸福感,也体会不到自己的生存价值。”钱旭红得出这样的结论,他也看到大学教育的危险之处:现在厌学的学生很多,很多人觉得自己就像学习工具。于是,一部分学生不得不奋起反抗,反抗的方式是什么?破坏作为工具的自己——很多学生由此沉迷于网络、沉迷于游戏!或许,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他们才能找到些许“自我”,感到自己的一些力量。

    怎样才能让更多学生在现实生活中振作起来、燃起对未来的信心?每每想到这里,钱旭红总感到有一种看不见的阻力,在抵消学校教育的正面影响。

    他的学校里有一名学生,一个学期11门课都不及格。家长赶来学校,不是帮助老师在孩子身上查找原因,而是忙着为孩子掩饰。“孩子平时很聪明,学习很用心,只不过一不小心没考好。”

    说起这件事,钱旭红有些激动。他直言不讳道:“有时候我们会疑惑,到底是孩子自己天生缺乏上进心,还是他们让家长和社会给‘拖累’了!”

    学校教育,也有“被拖累”的倾向:大学生考试违纪,家长要到学校来替学生求情;学生工作不好找,政府要求学校为学生广开就业门路;提倡大学生创业了,政府忙着为大学生提供各种好的环境和条件……

    “天塌了有家长顶着、出问题了有社会包容着,这已经成为不少大学生对生活的一种看法。”一位名牌大学的教授也充满忧虑地说:在这样的暖箱里生活着的宅男宅女,要长点出息也难!

    社会实践变成了走过场的作秀,读大学简化成了读paper……我们的大学教育到底让学生变聪明了,还是起了使人变笨、变坏的反作用?


    人人都在谈教育,教育问题备受关注,但结果呢?“现在一说到教育的问题,好像就是一个死结:社会如此功利、浮躁,大学不可能保持一方净土”。钱旭红毫不掩饰他对一些教师的不满:“确实有一些教师在课堂教学中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上课漫不经心如留声机循环播放,死人教活人,结果只会把活人教成死人。”

    以其平庸,“毁”人不倦——每每遇到敷衍教学的老师,钱旭红总会毫不留情地训斥:“如果你不能把别人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来教育,请想一想,如果你的孩子是在笨蛋手中接受教育,你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学校和老师对学生施教的影响,可谓润物细无声。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在关于教育的定义中就已明确:教育可能产生两种力量,一种是使人变好、变聪明的力量;还有一种就是使人变坏、变愚笨的力量。钱旭红则认为,眼下最值得思考的问题是:大学给学生的教育,到底是好的教育,还是坏的教育。

    去一些大学考察时,钱旭红看到了更多让他不寒而栗的现象:大学四年寒暑假的社会实践,不少都变成了走过场的作秀,甚至连课堂实践都快要消失了;在一些学校,课堂实验能简化就简化,读大学简化成了读paper……

    追溯现代大学精神的发源地,洪堡所阐释的大学精神内涵,依旧如灯塔一般:大学不是政府、社会的附庸,而是人类精神的家园。按照洪堡本人的看法,如果大学总是受到社会的影响,那么大学和社会就只能“逆时针旋转”着倒退;但只有当大学精神能够独立于社会,并且引领社会的发展时,大学才可能带动社会 “顺时针旋转”,有所发展。

    恢复大学的独立自主精神,让她继续成为一个能产出“精神食粮”的场所。钱旭红在平时的工作中不断告诫自己:切勿把大学校长当成军队长官来当。 “军队服从命令,讲求的是效率。但大学截然不同,教育是绝对不能追求效率的,这也是为什么教育不可能用命令式的方法就获得成功。”

    什么是教育?爱因斯坦曾说,“就是当你把受过的教育都忘记了,剩下的就是教育。”若以此反观当代校园里的很多“宅男宅女”们——剥离掉互联网抑或影视剧搭建的虚幻梦境,抛开具体学科教育给学生带去的专业知识,他们到底真正吸收了多少大学教育的精髓和养分?(姜澎)

上一篇:男性不育的原因
下一篇:80后买房房价太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