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
图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中国纠结的富二代】

中国纠结的“中国式继承”富二代

http://www.71lady.com    2010-12-26 14:50    来源:互联网    编辑:转转

[导读] 中国民营企业走过了30年,第一批创业者往往都出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上山下乡、下海创业等历史进程,他们的子女多数是80后、90后。现在父辈打拼下的天下,该是子承父业的时候了。不过,新的问题出现了。 中国民营企业走过了30年,第一批

    中国民营企业走过了30年,第一批创业者往往都出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上山下乡、下海创业等“历史进程”,他们的子女多数是80后、90后。现在父辈打拼下的天下,该是子承父业的时候了。不过,新的问题出现了。

    中国民营企业走过了30年,第一批创业者往往都出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上山下乡、下海创业等“历史进程”,他们的子女多数是80后、90后。现在父辈打拼下的天下,该是子承父业的时候了。不过,新的问题出现了。

    这批最早一代民营企业创业者的子女,靠继承家产,拥有丰厚财富,江湖人称“富二代”。但通过调查却发现,他们或面临不同的人生选择,或面临能力不能胜任的情况。

    谁能成为新一代民营企业掌舵人?从一世到二世,信奉“家天下”的民营企业家们是否别无选择?

    方太集团董事长茅理翔曾断言:“在未来5至10年,将有一部分家族企业在交接班中消亡……”民营企业在继承与发展间,做大抑或死亡?请看本期特别报道。

    “中国式继承”之总述

    “家天下”与儒家抱负

    中国家族企业的现状,孟浩然的诗里即有描写:“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很多领先的民营企业,创立于上世纪80年代,随着创始人的老去,接班问题如期而至。

    越是久负盛名的民企老板,越是率先遇到传承的挑战,比如万向的鲁冠球,华西村的吴仁宝。他们以极大的机会成本去赌一把,赌自己有个“好男儿”,从而完成从一世到二世的惊险一跳!

    但事实上,他们真的别无选择吗?

    回归基本点——文化的宿命

    家业难道不传给子女?子承父业首先因为爱他们,同时也许与本土宗教里“香火继承”的概念有关:据说人死后在另一个世界的生活质量,很大程度取决于后人的香火祭奠。如果没什么家产留给后人,就没有把握祭奠会如期如质如量进行。可见,把家产和事业留给子女既是爱他们也是爱自己,天经地义。

    西方人不一定这样想。按照基督教的说法,人类都是上帝的孩子。生前财富的获得,是上帝的眷顾;死后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取决于上帝对其一生善恶的评判,与后代财富多寡无关。于是,像卡耐基、洛克菲勒那样,晚年捐出巨额财富做慈善,能抵消财富获得时可能的“原罪”,有利于获得高分,增加上天堂的机会。这样算下来,捐给社会比留给子女更划算。



    除了宗教传统,历史的烙印也很深。中国经历了世界上最长的封建社会,“家天下”的观念根深蒂固,不少企业家有“帝王崇拜”:企业是自己的“小小帝国”,希望代代相传,从一世到万世。正如《过秦论》中所说:“天下已定,始皇之心,自以为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

    不过,不少“富二代”却无意成为“富二世”,至少还不急于把“天下”接过来。最近有调研显示,只有20%的“富二代”明确要接班。他们觉得,已经富可敌国,何必苦苦奋斗,重走第一代的老路。不如专注于从富到贵的转换,同时享受人生。 还有些“富二代”比较西化,追求自我,崇尚独立,不是简单地去接家族企业,而是在广阔天地走自己的新路。李嘉诚的小儿子李泽楷,不去依附父亲已有的产业,而是在通讯传媒等新领域开疆拓土,打造“盈科”系企业。美的老板何享健的儿子何剑锋,同样在家族企业外创业:1994年开始在顺德做小家电贴牌生产,虽然是依托美的,但毕竟另起炉灶。8年后更名为“盈峰集团”,拥有5个实业公司,并从美的收购了易方达基金25%股权,从实业转向投资,走出独立的道路。


    接班人选——何必急于上位

    总结起来,有四种“富二代”类型不适合快速接班:品行不端,兴趣不高,能力不足,准备不够。

    首先对“纨绔子”要非常谨慎,而这在“富二代”里并不罕见。正泰集团曾酝酿成立“败家子基金”,让不合适的第二代不必加入企业就衣食无忧,不失为高招。如果把“江山”传给秦二世或隋炀帝这样的接班人,的确会祸及基业。

    对于那些接班兴趣确实不高的第二代,其实不用勉强,因为做企业千辛万苦,需要极大的内在动力,是不能强求的。汇源的朱新礼,没有马上要求退伍的儿子介入经营,更没有规划其接班,因为其更愿意追求企业之外的事业。这样做是理智的。

    对于能力欠缺的第二代,创始人不能被期望冲昏头脑,虽然这很难。力帆的尹明善很清醒,当看出儿子尹喜力经营工厂心不在焉时,另外聘用厂长辅佐他,后来派他去经营足球,发挥其所长。最不清醒的是王安,非得让平庸的儿子接班王安电脑,结果骨干流失殆尽,一代巨擘以破产收场,令人扼腕。



    也有顺利的,山西首富海鑫钢铁董事长李海仓被枪杀时,儿子李兆会还在澳洲读大学,最终他爷爷拍板由他接班,而不是身居公司要职的叔叔们。这完全符合中国王位继承的原则,所以并无异议,结果也不错。

    纠结的二代——还有别的选择吗?

    但这毕竟是小概率事件,绝大多数“富二代”需要更多的时间学习。当年大中电器做得风生水起,接班问题却困扰张大中。为了在出售谈判中掌握主动,张大中任命儿子为某门店店长,对外释放强烈信号:别以为我儿子是不能接班的!不过,最终大中还是被出售了,因为老张很清楚,从店长到CEO,不是可以速成的。

    虽然“富二代”接班并无悬念,但以笔者的接触,“富二代”的平均能力,还是要低于他们同龄的优秀经理人。这不难理解,既有成长环境的区别,也因为后者是脱颖而出的佼佼者。因此,能否把优秀经理人真正融入,将是决定未来20年民营企业成败的关键。

    在一世到二世的传承中,稀释一点股权,笼络一批人才,建立一个体系,向现代公司治理前进一步,将是中国家族企业长治久安之道。

上一篇:社会戾气贫富差距
下一篇:李小龙的纪念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