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
图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三男生结婚生子】

武汉大三男生结婚生子 压力巨大

http://www.71lady.com    2011-01-14 09:1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嫣然

[导读] 为挣奶粉钱努力打工 1月5日上午,汉口中山广场逸菲凡婚庆公司,晏焕义正忙着接待顾客。 提起结婚生子后的生活,晏焕义说:成了家、生了孩子,经济压力明显增大。为挣钱养家,在课堂与工作机会之间,他有时不得不优先选择工作机会。他从此失去了一个大学生应

    为挣奶粉钱努力打工

    1月5日上午,汉口中山广场“逸菲凡婚庆公司”,晏焕义正忙着接待顾客。

    提起结婚生子后的生活,晏焕义说:“成了家、生了孩子,经济压力明显增大。”为挣钱养家,在课堂与工作机会之间,他有时不得不优先选择工作机会。他从此失去了一个大学生应有的课余生活,特别是在绝大多数周末的日子里,晏焕义都是奔波在打工的路上。

    从2009年12月开始,他在这家婚庆公司找到一份相对固定的工作,每月有较为固定的收入,最高时可达3000元,让他身上的经济压力相对小了许多。除了这份工作,晏焕义还利用周末在外兼职,赚一些外快,他经常出去做婚礼现场音乐督导,一场两个小时下来可以赚200元。

    考虑到小两口生活上的困难,公司在汉口为小两口与人合租了套小两室一厅的房子,小两口住着其中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卧室。

    繁忙的打工之余,最让晏焕义惦念的是他的宝贝女儿,每周他至少要给老家妈妈打三次电话,听听女儿的咿呀之声。每次他打电话给妈妈说:“妈,我想宝宝了。”妈妈都会笑着说:“你都是个孩子,还知道想孩子。”

    带着课本迎接女儿出生

    提起孩子,晏焕义眼神中便充满了一个父亲的幸福神采。“小义,快请假回来吧,晓芬要生了。”2009年12月2日,妈妈在咸宁市中心医院给晏焕义打电话。

    在焦虑中上完最后一节课后,晏焕义给班主任打电话请假:“杨老师,我老婆要生孩子了,我想请假回咸宁一趟。”“啊?”杨老师先是一愣,然后道:“那你快点回去吧,作为过来人,这种事我理解,不过记得考试啊。”

    生活中从此多了一个幼小的生命。因期末考试在即,晏焕义是带着厚厚一摞课本赶到医院产房的,一门门考试接踵而至,让他真有点担心“挂科”。由于要参加期末考试,他只在医院呆了四天,就不得不丢下妻儿赶回学校。

    在女儿出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晏焕义频繁地奔波于武汉和咸宁之间,常常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往来的路费花销和因此失去的打工机会,让他在经济上一时陷入窘境。

    孩子稍大一些后,他把妻儿接到武汉,一方面便于自己照料,但更重要的是能腾出精力打工挣钱。晏焕义笑着说:“庆幸的是,女儿出生后一直吃母乳,也很少生病,给我省了不少钱。”

    多次放弃考四级

    在同学们眼中,结婚生子后的晏焕义更忙了。课一上完,他就从学校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个时间,他不是奔波在回家探望老婆孩子的路上,就是奔波在打工的途中。同专业的铁哥们颜怡彩,成了他的“专职联络员”,考试了,调课了,开班会了,颜怡彩都会打电话通知他。

    由于时间精力有限,晏焕义多次放弃了英语四级考试的报名,他说:“我计划参加最后一次四级考试,希望能通过,顺利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

    再过几个月,晏焕义就要毕业了,谈起未来的打算,他说:“我想先攒点钱,开家婚庆公司,为以后的创业打个基础。我会把老婆孩子养活,并顺利完成学业。”

    2009年10月2日,武汉科技大学城市学院会计专业大三学生晏焕义奉子成婚,隆重地用花轿迎娶了女友梅晓芬。两个月后,他们可爱的小女儿降生了。婚后一年,晏焕义扮演着多重角色:大学生、老公、爸爸、打工仔,他过早地承受着来自家庭、学业、工作等诸多方面的压力。

    记者:有压力吗?


    晏焕义:对我来说,最大经济压力有两块,一是学费,一年需要1万多元;二是老婆孩子的生活费。

    记者:婚姻家庭给你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晏焕义:使我懂得了责任成熟了不少,但是另一方面,养家糊口的生活压力,又像一张无形的大网,束缚着许多的青春梦想。

    记者:有没有后悔当初的结婚选择?

    晏焕义:说实话,我感觉结婚生子还是早了些。

    华中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范先佐教授,在2009年晏焕义结婚时就指出“他的婚姻属于个案,不值得提倡”。范教授说,大学生匆匆忙忙结婚不是很好,对孩子的健康成长也会产生影响。就晏焕义而言,他的女儿留在咸宁,变成了留守儿童。尽管晏焕义的独立性很强,但目前他的主要精力是赚钱养老婆孩子,难免会影响学业,事实上已经影响了他的英语四级考试。

    范先佐教授说,“我奉劝在校大学生不要效仿晏焕义,在校期间学好知识本领,毕业后找份好工作,然后再结婚更好。”

上一篇:女人的健康误区
下一篇:少年敢扶跌倒老人